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鸿章是大清朝的邓小平?  

2007-02-08 13:53:02|  分类: 政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李鸿章是大清朝的邓小平?!这的确是个很难回答且有点风险的有趣问题。这个有趣的问题来自 “历史战争收藏”博客(http://sheljeanns.blog.hexun.com )。该博中一篇有关甲午战争的文物收藏小品,谈了谈百多年前日本人写的七绝诗所表现的战胜者对失败者“总理”的感慨,居然一天之内引发了和讯网上的上万点击,闻声相信,这一定也出乎那位海外女收藏家的意料。从网友的跟贴中,闻声发现了这个十分有趣的话题:李鸿章是大清朝的邓小平吗?

    闻声向来是反对简单的类比的,因为人和人之间的差距、环境和环境之间的差距、时代和时代的差距,太大了,也太多了,非要类比,那一定得把类比项举出来。

    李鸿章和邓小平的特质中,有哪些相近之处,足以使大家有如此的感慨呢?闻声排了排,大家看看是否能解答那个有趣的问题:

    一、 都是文人带兵出身,而且作为文人,他们其实并不成功。李鸿章一直没有能在科举方面出头,而邓小平也根本就没有在所谓的留学生涯中好好念书考试。但在带兵方面,他们都十分出色,李鸿章尤其长期独力统帅大军,并一手创建中国第一支海军,且迅速跻身世界海军八强排行榜。他们的军事生涯,总是扮演着重要的拯救角色,李鸿章的前期淮军、后期北洋,都是维持一个政权的重要武装,而邓小平担任政委的二野,挺进中原,深入敌后,就是用自己的最艰苦卓绝的努力和牺牲支撑起他人的赫赫战功。他们的军方背景,也毫无疑问地对他们在政治斗争中的生存、发展和壮大有巨大的推动作用。

    二、 他们都具有力挽狂澜的无比勇气。李鸿章的年代,无论是练勇起兵还是开办洋务,尤其是中国初起的现代外交;邓小平的年代,从政治转向到经济发展,无一不是顶着巨大的内外压力。作为宦海沉浮多年的老江湖,他们会不知道这些新措施的巨大政治风险甚至生命危险吗?他们会不知道其中的艰难险阻吗?但他们还是做了,而没有像更多的同时代的官僚那样,选择随波逐流、庸庸碌碌。

    三、 他们都坚定地打碎了旧的枷锁,解放的不仅是执政团体、更是整个国家。邓小平在这方面的功绩,咱们都是过来人,家喻户晓。而李鸿章在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,在刚刚睁开眼睛看世界、而且还看得很不真切的年代,他的洋务运动、尤其新式建军和新式外交,不仅大大拓展了当时中国的国际活动空间,更为今后的历史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。他们都不仅是同时代中睁开眼睛看世界的领先者,而且更是放开手脚接触世界的先驱。可以说,邓小平把中国的潜能从唯政治意识形态的灾难中释放出来,李鸿章则是把中国从老子天下第一、世界中心的虚幻中解放出来,他们都让整个民族在痛苦的心理蜕变中换下蛹衣。

    四、 他们都是老练的政治家,如果你喜欢,叫政客也没关系。闻声认为,所谓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别,有时可能只在于成败结局,但更多的时候,是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和路径选择。林则徐说: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趋避之”。一个人的政见、政治举措,不可能是完美的,不可能是面面俱到的,更不可能赢得每个人的喝彩,但只要他对自己的认定是坚持的,并愿意为此付出沉重代价(尤其是在他为了个人利益完全可以走另一条更为保险的道路的时候)、即使可能是千秋骂名。政治品格的高下,并不取决于所站的斗争营垒,在任何一个营垒中,都有高尚和卑微的区别。他们的政治手段都很圆熟,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,该做孙子的时候就做孙子,但只要有机会,他们总是在推行着自己的政治理想。李鸿章的敌人很多,有的是因为政见、有的是因为利益,还有来自皇族的猜疑,他都娴熟地对付了过来,其中无疑有很多的妥协,但推行洋务、推行改革和开放却从来不变。邓小平更是我们所熟悉的三起三落的传奇人物,该写检讨书照写,“永不翻案”;该喊“华主席万岁”也照喊。权谋永远是政治竞技场上的主角之一,但政治家的权谋服务于理想,百折不挠、软硬兼施,为的是走向目标;政客没理想,只有口号,口号则是服务于权谋的(罗大佑唱的“革命的口号就像股票的行情”),随风倒,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地长保禄位,尸位素餐。对政治家而言,政治是伸展抱负;对政客来说,政治就是饭碗而已。(-------插个题外的故事,海外有本野史,提到当年高岗成了东北人民政府主席后忘乎所以,老邓很看不惯,有次大家开会,毛叫邓往前排坐点,邓装没听见,人家提醒他“主席说…”,他大声回应:“哪个主席嘛?台上两个主席,一个毛主席,一个高主席,是哪个主席叫我?”,高当场变色,赶紧声明我们党只有一个主席毛主席。川人耍心眼也多带幽默,这是四川人可爱的地方。)

    五、 一个更重要的相近之处,就是他们都有所谓的“局限性”。李鸿章有局限性,这是我们从小受的历史唯物主义基本训练就教会我们的,在“历史战争私家收藏”的跟贴中也能看到这样的字眼。闻声觉得,“局限性”三个字根本就是废话,因为局限性是永远存在的,说了等于白说。关键是,我们一说历史人物的局限性,总以为人家没咱聪明、眼光远大,是认识上的局限性,其实,人家或许当年看得比咱们还开阔呢。局限性的核心根本不是思想认识,而是行为约束;不是没看到、没想到,而是不能做、甚至不能说。所谓人生不如意事,十有八九,这也该算其中一桩。有网友把李鸿章不反满也归结为局限性,其实,指望大清朝统治200多年后一个高官公开跳出来反满根本就是痴人说梦,单看看李鸿章对待前来鼓捣他造反自立的孙中山,居然也只是驱走了事,孙大炮的行为已经完全够上谋反的重罪(康、雍时的书生曾静就这么策反过岳钟琪,鼓捣人家岳飞后裔要反金),李鸿章在这件事情上是相当有勇气和担待的(比咱们周围动则向老板告密的家伙要高尚多了吧,呵呵,中国人告密是有瘾头和历史传统的哟)。如果咱们要指责人家有局限性,那咱们先得反省自己:你看出了咱们这个时代的局限性了吗?没看出,说明你有局限性;看出了,你没吭声更没行动,还是说明你有局限性。自己都是侏儒,却指责人家为什么不是巨人。这种势禁形格之下的客观局限性,恰恰就是对政治家驾驭复杂环境的能力的测验,是对手段是否最终异化了目的的测验,也是最终区别政治家与政客、政治家与空口家(比如我们的很多高喊迷人口号、总是要有意无意地和当权者唱反调的教授学者们)的区别。至于咱们邓大人的局限性,鉴于闻声本人的局限性,只有让这篇文章留点局限性给大家当个灌水的口子了,呵呵,辣椒水也行呀(有一条限制,未刷牙者谢绝发言哟)......

 

 [原创博客文学作品,闻声纯手工制作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!]

 

 百年前,梁启超先生有感于“日本人之称我中国也,一则曰老大帝国,再则曰老大帝国”而作《少年中国说》,每每在海外读到此文,都禁不住潸然泪下,在此愿与诸君共勉:

    故今日之责任,不在他人,而全在我少年。少年智则国智,少年富则国富,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独立则国独立,少年自由则国自由,少年进步则国进步,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,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。红日初升,其道大光;河出伏流,一泻汪洋;潜龙腾渊,鳞爪飞扬;乳虎啸谷,百兽震惶;鹰隼试翼,风尘吸张;奇花初胎,矞矞皇皇;干将发硎,有作其芒;天戴其苍,地履其黄;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,前途似海,来日方长。美哉我少年中国,与天不老;壮哉我中国少年,与国无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