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才的分类”  

2010-02-03 17:24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夫天下重器,王者大统,莫不劳聪明于品材,获安逸于任使。故孔子曰:

  “人有五仪:有庸人,有士人,有君子,有圣,有贤。审此五者,则治道毕矣。”

  这个观点实在称为经典!早在二千二百多年前汉高祖刘邦就类似的感慨。辩人用人,这正是为现代人所津津乐道却又不能掌握的。因为我们太浮于表面。

给猴子一棵树,给老虎一座山,这是被很多经理人所认同的一个用人理念,却很少人能真正的把它付诸实践,他们太多的相信本位主义,缺乏客观整体的意识。我们讲用人,就要从人的本性出发,来推断他的基本的人格和一些思想行为。正如猴子并非真的喜欢树本身一样,只有在了解了其基于潜意识里的追求和观念,我们尽可能的满足他,才会使其的能量得以最大发挥。

  所谓庸人者,心不存慎终之规,口不吐训格之言,不择贤以托身,不力行以自定,见小暗大而不知所务,从物如流而不知所执。此则庸人也。

 人定义的庸人,拿到现代可以说占到九成以上。他们碌碌无为,每日为生计所迫,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,把心思全放到如何使自己不吃亏的套路中。他们不考虑将来,只顾眼前,只要有蝇头小利必定会踊跃逐之,得之会甚喜,并作为拿来给别人炫耀“我很聪明”的资本。

     他们斤斤计较和贪婪的本性源于我们民族本身,但多少也受西方经济个体思维的影响。他们会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到让人瞠目结舌,然后再一丝丝的抽减,试图在一种“自己很吃亏”的假象中解除对方的戒心。可以说,他们对人性中逐利的特质已有一种自己的见解,并试图充份利用这一点。

     他们很现实,言必称美女和赚钱,每日放任自己于声色犬马当中,并把酒色财气作为生活的主要内容。对于自己不用出钱而可以得到好处的事情趋之若骛,对于国家和民族的事情却不闻不问。因为这些对他来而言,是遥远而不能带来利益的东西,不如吃饭时能打个八折来得让人满足。

     他们以利益在维系着之间的关系,这种利益可以表现在多方面。身边的一切亦可以用钱来衡量,而渐渐的抛弃了七十年代固有的“人情”观念。用物质替代人文,这或许是一种生产力的进步,但对于需要精神和情感才可存在的人们而言,这似乎又是个小小的退步。

      他们对潮流的东西表现出十分的兴趣,虽然可能他并不对此有出自内心的喜欢,但也会极力营造出一种类似“欣赏、品味、个性”的氛围,以此来展示他自认为的傲立鸡群的气质。  

这些人在人格上并不让人憎恶,只是拘于小节的精明往往令他们自己也不愿做过多接触,而称其他人“俗”,当然,这也是他们极欲对人表现自己高尚的一种方式。对他们的人生观我不想做更多的评述,更无论对错,这些社会主流的人群正在体现我们中国的民族性格的特征,这是处在变革中人们的基于动物本能的自我保护行为。在他们眼中,你不融入,你就另类,而必会受到他们的抵制。

  所谓士人者,心有所定,计有所守。虽不能尽道术之本,必有率也;虽不能遍百善之美,必有处也。是故智不务多,务审其所知;言不务多,务审其所谓;行不务多,务审其所由。智既知之,言既得之,行既由之,则若性命形骸之不可易也。富贵不足以益,贫贱不足以损,此则士人也。

 我谓这些人是最为个性鲜明的人们。

      他们对事物认识不全面,但思想坚定,认准的道路会一直走下去。他们无视旁人的眼光和谴责,而只把目标方向作为前进唯一的道路。

他们办事认真,甚至有时让其他人不能容忍这种刻板孤傲的作风。但他们往往扮演着成功者的角色,有着超出一般人的物质和经济基础,这是他们能维持与周围人有正常社会交往的纽带。他们只有付出金钱,换取他们心理上的被尊重,被重视的需求。

     在一些具体的细节上,他们会尽量保持着一种清高似的姿态,虽然他们不屑众人的眼光,但出自他们的内心,是希望被人关注的。人们很难猜透他在想什么,因为他有与众不同的思维和考虑问题的方式,而这种方式是为人不及或担心的。

可以把通常我们所说的“小资”概括这一类人。他们的生活注重品味,追求一过性的感觉,在他们看来,这是一种真实的对生活的感受,或对艺术的理解。他们喜欢搞情调,烛光晚餐加小提琴,对一般人来说华而不实的东西,在他们看来却是一种对高尚的追求方式。这也是他们标新立异的一贯做法,以显示他们特殊的社会地位,是拿来炫耀和骄傲以满足自尊的途径。

      他们一般给人一种“高姿态”的印象,在他们看来,如果一些人或事违背了他们的主张或原则,他们会毫不留情的拿出来批判;对于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思维,他们也会表现出不屑------这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表现。他们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自己,使自己沾染趋炎附势的腐臭气味。尽管在心底,仍然保持着与权钱亲近的感觉。   

他们很懂得生活的游戏规则。相对于前一种人而言,他们更像是“乖小孩”,对制度的遵守似乎已形成习惯,其实为了跟其他人区分开才刻意的这么做。他们一般会以西方发达国家的习惯来要求自己,而使自己更近西化,比如给小费和不侃价,这些西方人的特征被他们完全的舶过来,作为自己对生活一部分。

      他们极力彰显个性,喜欢与人谈论非一般消费品,对可以显示其品味的人或事更是津津乐道。而且他们一般非常老道于此,某些方面的知识和阅历非常丰富。如果想跟他们聊得愉快,你必须精通汽车,网球,世界旅游城市,名牌化妆品,名牌服装,当地政府官员的背景,当地酒店的各式菜系,以及你对生活和情调的见解-----这些是你能与他们进一步交往的“通行证”。

  所谓君子者,言必忠信而心不忌,仁义在身而色不伐,思虑通明而辞不专,笃行信道,自强不息,油然若将可越而终不可及者。此君子也。[孙卿曰:“夫君子能为可贵,不能使人必贵已;能为可信,不能使人必信己;能为可用,不能使人必用己。故君子耻不修,不耻见污;耻不信,不耻不见信;耻不能,不耻不见用,不诱于誉,不怨于诽,率道而行,端然正己,谓之君子也。”]

我们应该把他们的定义范围再综小些,因为虽然他们与“小资”处在同一阶层,但在各方面较之更具温和朴实的特性。

      与“小资”们的个性不同,他们则追求朴实无华。虽然他们精通安身立命之道,取得了较前两者更多的社会资源,却没有那种较“嚣张”的生活态度。

相较与前者,他们更能把社会关系处理得相当融恰,他们善于交际,对同行业或相关的阶层接触得非常深入,并以温和的方式对待一切。周围人对他们评价也是非常高的,尽管每个人都心知肚明这是出于一种礼节性的接触,但仍然会极力想扩大这种交往的范围。

      他们对生活是一种淡淡的态度,远观似乎是一种无所谓,其实这正是他们包容的主要部分。他们生活哲学的主要内容任其自然,对人或事泰然处之,既使出现难题他们也会从容以待,这种从容源于他们的自信,一种看穿了事物内核的自信。他们相信自己能把问题解决得很好,而事实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 他们做事亦是小心谨慎,一般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,只是在静静的观察着别人。但我们不能把这种行为列在“伪君子”之列,因为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隐藏自己,而是通过聆听,把全局的形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当然,他们也会借机更加充实自己的设计,便之更趋完美。

     对于不同观点,也是以包容为主要方式。他们会极力避免正面的冲突,遇到令人尴尬的场合他们会巧妙的脱身。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激怒他们,除了家人,因为在他们看来,亲情远比社会关系和金钱重要得多。而这点,也正是他们无所不容特征的根本。

      他们的社会知识非常丰富,经验对他们来说,是最宝贵的财富。整体,全局是他们时刻放在心头的概念,他们看人看事已经站在一个相当的高度,就像我们在围栏外看幼稚园的小朋友们玩闹一样,我们可以归纳为一种思想或认识的高度。

     他们是人性化的,对人生的规则游刃有余,懂得大自然平衡循环的道理。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;人之道,损不足而奉有余。”他们把社会汲与他的关爱,又回馈给社会。也正是基于这种对人生的理解,他们获取得越多,付出得也越多,已经进入了一个良性的人性循球。

  所谓贤者,德不逾闲,行中规绳,言足法于天下而不伤其身,道足化于百姓而不伤于本,富则天下无菀财,施则天下不病贫。此则贤者也。

他们是大开大阖的人物。   

      他们已经脱离了基本的个人的生活范畴,把思想放到了整个人类社会的兴衰上,所思所想动辙影响几亿人或几十亿人的生活。亦是一个国家或民族命运的掌握者。

      他们或可以使人类生活水平有快速的进步,亦可以使之发展停滞;他们同时带着赞谕和毁谤于一身,亦正亦邪,亦贤亦奸。

  所谓圣者,德合天地,变通无方,究万事之终始,协庶品之自然,敷其大道而遂咸情性,明立日月,化行若神,下民不知其德,睹者不识其邻。此圣者也。

不用说,这类人我们已经找不到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